夜间穿行

放弃治疗的拖延症晚期患者

梦与歌 (薰嗣)HE 旅者少年x雀妖山神

  
●私设如山
●交换立场,这一次薰是真正的人类,设定双方都没有曾经的记忆,不过相遇之后薰会慢慢想起
●笔力不足,预计是贞嗣,但薰的设定是破薰(......)
●私以为真嗣唱歌会很好听,于是衍生出的脑洞梗

  

  "我说,给我唱一首歌吧?"

   "......才不要,虽说是禽鸟,但我们一族可不怎么会唱歌啊。"

   "是吗......"

  
   刚学会完全化形的幼雀悄悄偏过头去,身边那个奇怪的人类少年躺在阳光下暖洋洋的草地上,一双漂亮的红色瞳眸中映照着的,是夏日里晴朗的,点缀着云朵的湛蓝天空;

   而后又映出了一个有着柔软黑发,明亮眼眸的男孩子。

   "真是可惜....因为我也不怎么会唱歌啊。"

   少年这样说,弯起了好看的眉眼,微微笑起来,注视着身边因为自己突然投去目光而显然有些慌乱的别扭雀妖,

   "人类的所谓不怎么会,就是不擅长吧......"

   黑发的少年别过脸去,耳根处晕染开来的绯红却诚实地表现出了主人的心情,

 
  "我以前听过你唱歌,"

   "那么,你觉得怎么样?"

   "完全跑调了啊,歌词也不大对,根本就是......"

   柔软的黑发在额际轻快地起伏,掠过少年略微颦起的眉头;
  他与人类的孩子并排躺在六月的天空之下,耳畔是推动流云的风经过的声响;
  眼前的蔚蓝晴空中偶有一二飞鸟的影极快地闪现,而后遁入远方的云层中,不见了踪影。

 
  斟酌着词句,尚且稚嫩的少年开口数落着身边悠哉的同伴,

   "......音痴。"

   "当时吓得我差点从树枝上摔下去。"

   "是这样吗?"

   他的同伴侧过身,唇角勾起了一抹有些促狭的笑意,酒红的眸中倒映着少年羞愤不已的神情,
   手臂半撑起脸颊,树影中斑驳的光洒在那人银灰色的发间,浅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朦胧起来,使他笼罩在一层柔和的光影之中,有些看不分明。

   "抱歉......那时我并不知道你在那里,不然我不会贸然地在森林里试着去唱出声音,毕竟我......"

   "不善音律。"

   "嗯,没错哦。"

   面对小雀鸟一针见血的评价,少年微笑着接受了,阳光下,他温柔的笑容耀眼得令人移不开目光。

   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雀妖在心里恶狠狠地想,那天本来是一个午睡的好天气,偏生被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领地的人类打乱了全盘计划;    
   名为渚薰的人类少年自称从远方而来,前往某个不知名的目的地去寻找遗失的某物,然后在这里失去了方向。
 
   也许他所遗失的宝物,就在这里也说不定,所以他请求这座山的主人容许他暂留于此。

   那时恰逢老届山神离任,山神如孙辈般疼爱的,还未学会完全化作人形的小小雀鸟,刚刚接替了神社里的位置,磕磕绊绊地学习着如何成为一个称职的新任神明;

   少年的到来是他平淡生活中难得的亮色,于是幼雀总会暗地里跟在于森林中漫步的人类少年身后,看着他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一般,走走停停;
 
   每每少年似有所觉,回头望去时,都只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幼雀栖在不远处的枝头,黑豆样的明亮的圆眼好奇地回望着自己,
   于是他便会停下脚步,微笑着向那只鸟儿致意,有时也会去亲近那小小的雀鸟,伸出手试着轻抚它的羽毛,但小山神总是会在下一刻逃也似的远远飞离。
 
    要问为什么的话......

    那个人类,他总有一天会离开的不是吗?

    等他找到遗失的宝物后,或者找到了新的方向时,他就会离开这里了。

    如果建立了羁绊,那么失去所联系的对象会是很难受的一件事,老山神对他说过,那般痛楚的感觉,会让身为妖的他们的心,逐渐裂开一道细微的缺口。

   初时并不起眼,但随着千百年的时间的累积,细小的裂痕会遍布整颗心脏,当思念太过沉重时,心脏就会一点一点地碎掉,对于我们而言,这可是一件非常,非常致命的事啊。

   因为即使成为了神明,这样的伤口也永远不会被治愈,胸膛中的每一次鼓动,带来的除了生机也有绵密的钝痛感,那会不断地提醒着你......

   那所谓羁绊的存在。

    所以,真嗣啊,要记好了,不要轻易地和他人建立联系哟;
尤其是,不要和人类建立羁绊....
   他们所拥有的时间相对于我们而言太少了,但他们的情感又过于浓烈炙热,这样的温度会将我们灼伤......

   不过,也许这个人会是不同的?

   自己能看出时间在他身上流淌的很慢很慢,甚至慢过在自己身上经过的速度......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也是清淡又透彻的,接近于无,又好像初雪化开的味道,并不会太过炙热到令人难以承受。
   虽然寿命长了一些,但他的的确确只是一个人类,并不是妖怪或是神明......即使这个家伙有一天会离开,日后也一定会有再次相见的机会啊。

   那么我可以,试着去接受这个人类?

   那么,如果他明天再向自己伸出手的话,不避开就好了。幼小的雀鸟歪了歪头,如此想到。

~~~~~~~~~~~~~~~~~~~~~~~~~~~~~~~~~~~

  
   名为渚薰的少年,从有意识起就在一直一直寻找着一样在自己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东西,他觉得自己不小心将他遗失了。

   不过那是什么呢?少年踏过晴岚与霜雪,询问过数不胜数的妖怪与神明,智者与圣贤,他们摇头叹息着;看不透他的过去,甚至无法看穿他的年龄。

   因为无数个年岁之后,世间枯容几兴,他却仍是少年模样,丢失了关于过往的全部记忆,日复一日地在旅途中寻找着那样重要的存在。

   是一样宝物吧?能尽览过去与未来的明镜,能解答世间一切谜题的钥匙?

   不是哦。

   是一个珍贵的物件么?童年时不知名的人赠与的一树樱枝,或是时光中的故人亲笔书写的信笺?

   不是哦。

   那是不是一个人呢?自己曾想要去亲手守护,却无能为力地一次又一次地彼此错过,仿佛宿命一般注定失去的,重要存在?

    ...............是的,确实是这样吧。
  
也许我想要寻找的,的确是一个什么人;
   但我所确信的是,现在的我并不认识他,而如今的他亦不知晓我的名姓......

   我亏欠了他一个承诺啊,每一次与他相逢,我都会应许但从未真正实现过的,那样一个承诺。

   当我再一次能够与他相遇,我会再度记起所有的过往,而后......

   少年的眸中,倒映着独属于他的幼雀的身影,微笑着在心底轻声叹息,
     
         "约定的时间到了,真嗣君。"

         "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而他的小雀鸟彼时不知正在想些什么,脸庞红得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
    
     依旧年少的旅者,最后在一座人迹罕至的山林中停下了脚步,他微笑着想,自己终于找到了生命中那不可或缺的宝物。

    "喂,你真的想听我唱歌吗?"名为真嗣的雀族少年垂下头,声音细如蚊呐。

    "想。"此时身为人类的渚薰认真地注视着身边之人的双眼,如此回答,

    "那么,我要开始了,"  雀妖清了清喉咙,红透的脸颊衬得点墨般的眸子愈发明亮, "我,只唱一遍哦....仅此一次。"

   "所以,你可要听好了。"

    然后,他的声音在午后的山坡上回响了起来。

  

  作为禽鸟的族人而言,'不怎么会唱歌',其实并不意味着不擅长于歌唱啊;
   人们或许并不知晓,每一个雀鸟,都是天生的歌者,

    只不过他们仅为自己所爱,舒展歌喉。

    
End.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