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穿行

放弃治疗的拖延症晚期患者

成执 (Q薰嗣)【1】


 ●设定是剧场版Q的时间线三年之后,真嗣被明日香拎回了总部,然后再一次地被严密监控起来,回复到最初的处境;

●黑丽通过种种途径回到了老碇那里,然后自己开始寻找答案,逐渐地开始与二代丽产生共鸣;

●真嗣终于开始正视渚薰已然死亡的事实,从自闭状态逐渐脱离,但开始不断地梦见'过去'的世界线上发生的事,慢慢的了解了渚薰的心情,
   然后也不可避免地,真正喜欢上了那个名为塔布里斯的使徒;

●但为时已晚。

¤(注意:BE,OOC与OOC出没)¤

  “呐,薰君,那个时候,你在想些什么呢?”

   少年跪在无际的水面正中,怀里紧紧抱着的是那人了无声息的头颅,粘稠的血液从指间一滴一滴地淌下,漫过手臂,在白衬衣上晕染出触目惊心的颜色,而后滴落水中,由深到浅,终究又复一片虚无。

   “薰君,你要丢下我了么?”

   耳语般的呢喃,他捧起那张苍白的面容,近乎虔诚地低下头,柔软的黑色额发抵住那人冰凉的额角,静静地屏住呼吸,妄图听到那浅灰色发丝的主人再一次鲜活起来的呼吸声,抑或是一次有力的心跳。
   然而当一切重归于寂静时,只有少年自己的心跳连带着鼓膜的嗡鸣振动,一声一声愈发刺耳,在一片空寂之中甚至仿似有了声声回响。

   “薰君?”

   这样的寂寥,令人几欲无法忍受。

……………………………………!!!!!!!!!!!!!!!!!

   碇真嗣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手臂遮住了双眼,过于粗鲁的力道压得自己生疼,即使不睁开眼睛也知道现在一定还只是凌晨时分,
   而手臂上略微发烫又濡湿的触感不断地提醒着他,自己又一次地,在梦里哭了出来。

   啊啊,距离那个人的离去不过仅仅三年,但自己仍会不间断地梦见他,各种的情景,甚至是不同年龄中自己和他相遇相识的情形;
   明明是不可能的、荒谬无比的梦境,那一幕幕情景却如同真实的过往一般,将自己蛊惑,不断地重复着那样一个令人绝望的过程,

   先是相遇,而后互相吸引,却在种种诱因下被欺骗着,徒劳地挣扎着,最后自己亲手将那人推向深渊。

   一次又一次地,像是一种宿命的轮回,或是命运诅咒似的恶毒玩笑。

   如果是玩笑的话,为什么不能快点结束呢?又是为什么这样的轮回会毫无偏差地降临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呢?”碇真嗣轻声地询问着自己,“为什么会是我呢?”

   初号机也是,世界的命运也是,人类的未来也是。

   为什么......偏偏会是我呢?

   然而这样的问题,连少年自己也无处知晓,更无法回答。

   “为什么?”他压抑着自己的嗓音,鼻音渐重,声音里透出了无法掩饰的悲伤与愤懑,“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少年如同一只绝境中的困兽,在黑暗中诘问着无解的答案,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直到泪流满面,哽咽到发不出声音;
   他死死地捂住嘴唇,让哭声只是一点点渗入空寂的房间之中,微弱的像是幼猫的细碎哀鸣。

   减去沉睡的十四年,再加上混沌中的三年又余,少年已经十七岁了,但他的身体与面容将永远停留在最初的十四岁,纤细而懦弱,一如那年初遇,永不更改,再无变化。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