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穿行

放弃治疗的拖延症晚期患者

骤雨


    快要下雨的那天,美里小姐因为工作上的事不能及时回家,电话里她的声音有些疲惫,充满了歉意。 


    啊啊....真嗣紧了紧握住电话的手指,

    


       没关系的,

    他听到自己这样用温和的,充满活力的语调回答,

       美里小姐请不用在意我,我会自己把晚饭做好,嗯,真的不用担心。         
 



     "轰隆隆-------------------"     



   碇真嗣抬起头,发觉天边的云层重叠地堆积了起来,天色也隐隐阴沉,有雷光从其中迸现,夏日傍晚的积雨云,正缓缓地向着电话亭的方向移动。      




   真嗣君?察觉到话筒那头的沉默,美里有些担心地出口询问,     


   美里小姐,你出门的时候有带上伞吗?她听到少年用同样担忧的语调如此回问道。      




   没关系,NERV里是有员工备用伞的,她瞥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而后回答,发觉时间已经不早,又嘱咐了少年一番才挂了电话,此时她突然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到,  
   



    家里的备用钥匙前几天弄丢了,另一把在自己身上....     



    也就是说,真嗣君现在,并没有家里的钥匙?  

 



     啊,这可伤脑筋了,美里揉着眉心,偏偏今天的事自己整晚都脱不开身,这可怎么是好?     
  

    意外地,她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某个常驻NERV总部的少年的身影。    

    



    "渚君,请等一下。"    

 



    少年回过头来,脸上一如既往地带着笑意。




   "葛城小姐?"他停住脚步,偏着头看向她;    
 



   "是这样的...."美里长吸了一口气,向少年说明了事情始末,然后在他毫不掩饰的,略有惊异的眼神中,硬着头皮把口袋里的钥匙掏出来交给他。        

    



      "总之,能不能把这个在雨下大之前给真嗣君送去呢?"       

     

      " 乐意之至。"




    回答她的是少年狡黠的笑容和轻快地从自己手中提走钥匙的行为,他在拐弯处研究人员的手里寻得了一把雨伞,而后消失在美里的视线范围内。     

 




   "葛城上尉,"那个研究部的女孩看见了她,眼睛一亮,迈着碎步跑向她,抱着手中的档案袋喘匀了气后开口,
  

   "冬月先生在找您,数据已经在校对过后保证无误,现在该开始进行第一次测试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




    美里有些疲倦地用食指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迫使自己清醒一些,再次抬起头时,她脸上的倦色已经一扫而空,只有眼下淡淡的青黑昭示着这个年轻上尉的疲惫。     

 

  "我们走吧。"美里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行进间步伐稳健。




    渚君....真嗣君就拜托你了,她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其实自己何尝不想多陪伴那个孤独敏感的孩子....以长辈的身份给予他一直渴望获得的关爱,但毕竟所处的立场不同啊。    
 

   想起真嗣君的父亲,美里不禁百感交集,那个男人仅仅为了自己的目的就能以自己的儿子作为可悲的牺牲品,其他人在他眼中又算什么呢?甚至就算这个世界为此而发生巨变,在他眼中也是无关紧要的吧。   




    作为计划中的棋子之一,自己本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被良治所托付的真相而被无限放大化。      
 

   在掌局之人所未注意到的情况下,也许自己将会成为整个棋盘上最为无法预计的变数也不一定。    
     
 




     这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局面吗,良治?     
  

     我会完成你的遗志,代替你揭开所有的真相,之后......     


      ...............   
     

     只是感觉有些抱歉呢,对碇真嗣那个孩子。    





     毕竟还是立场不同啊;     




   我永远都不能真正对他敞开心扉,就像他永远不能真正地去依信赖我一样,其实真嗣君一直都在下意识地拒绝着别人吧,不论对于是谁都一样。     



    ....大概除了渚君吧,真嗣君好像并不十分抗拒他的接近。      



   好像连真嗣君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件事,但渚君于他而言,的确是现有的唯一避风港了,所以自己才会在这种情况下,甚至没有太多思考就直接把这件事托付给他。    



    ......即使自己并不信任那个身份成谜的少年,但也相信着那个家伙绝对不会去伤害真嗣君,这种奇怪的自信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是为什么呢?     

 



    美里思考着答案,忽然间想起了在某一天的午后,真嗣因为初号机的缘故被带到NERV里,和司令发生了争执,然后赌气到基地的某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自己和律子还有好多人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满基地去找那个别扭的小孩,但大半个钟头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在一片能透过阳光的草地上找到了睡得正熟的真嗣,自己正暗自怨念着这家伙幼稚的小鬼脾气害得自己浪费了一整个下午,准备将他拎回去挨揍时,看到了坐在他旁边的渚薰,突然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气氛安静地令人无法去打扰,午后的光从树叶的间隙中细密地投下,银灰色头发的少年低垂下红色的眼眸,专注地注视着面前好梦正酣的黑发小鬼,即使背着阳光,他眼中的神情....    


    那是一种自己无法描述出的眼神,就好像无尽的荒芜中迸发出的唯一的火焰,灼烧着灵魂般,将眼前人镌刻成为唯一信仰的专注的神情......那样的专注,甚至让自己产生了类似于震撼的情绪。     
 





  而现在想来,似乎每一次,渚薰都能够先于所有人找到将自己藏匿起来的碇真嗣,不论他在什么地方,最先发现他的总是那个少年,也只有那个少年。    





   也许这就是自己信任他的原由吧?毕竟只有渚君才能找到现在还不知在哪里的真嗣君,他总会第一个找到他,如同他总会如此专注地凝视着他。    
 



   自己也曾很不安过,因为渚君的眼神太过炙热,他对真嗣君的感情也许早就不仅仅属于友情的范畴,真嗣君却总是习惯于逃避,不断地拒绝着别人的接近......而不对等的感情往往会产生无法避免的恶果,就如同.......赤木博士和律子对于碇司令的情感一样。    

 

 


   因为无法得到回应,所以开始绝望,绝望的尽头只有孤注一掷的疯狂。     
 



   万幸中的,虽然不知缘由,但渚君从未逼迫着温吞的真嗣君做出选择,他只是一点点地接近,慢慢地让别扭又胆怯的真嗣君开始无意识地回应,而后逐渐地习惯了自己身边有一位亲密无间的友人的陪伴,再到......    

   



    美里又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葛城上尉?"    
 

    "不,没有什么,只是有些烦恼碇君的事。"    

 

    "啊,是真嗣君吗?"活泼的女孩子侧过头微笑地看着她,
  

    "您不用太过担心他了,今天晚上第五少年会和他一起,所以没问题的。"     
  

     "......??"     
   

   


 第五少年,渚君?     
 



   不,这问题很严重啊......    
  




    糟糕,刚刚看到渚君一时情急之下就把钥匙给他了,结果他不仅会去和真嗣君见面,还会在那里过夜吗!!   


 

   这下麻烦了,本来前几天渚君就已经....现在还没有给真嗣君足够的缓冲时间就.....我这几天就算再忙昏了头也不应该忘了那件事啊!!    

  



    正在美里处于混乱的情况下,电梯抵达了目标楼层,再想回去也没有机会了。   
  


    ......更何况,眼前涌上来的一大票虎视眈眈的科研人员也不会给她回去的机会....    
 



    抱歉,真嗣君,是我害了你呢。   
  



    在被众人架到观察窗口的前一秒,葛城美里小姐在心里沉痛地想。    
   


    下一秒她就又一次地全身心投入了工作之中,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此时的碇真嗣,在又一次地翻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之后心情有些绝望,电话亭外的雨已经下大了,明明刚刚放下电话不久,那片积雨云就笼罩在了自己头上,本来想着攥紧钥匙,咬咬牙就从雨里一路跑回家,即使身上湿透了也不要紧......但关键是,钥匙呢?     




   美里小姐果然一如既往地....唉,不说这个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呢?    
   



   现在这个时间,估计美里小姐已经在工作了吧,手机肯定不在她身上,那难道现在回NERV去凑合一晚上?    
 


   他皱紧了眉头,不行,身上的钱也许不够自己去再坐班车回去了,更何况......    



   ..... 薰君他,也在那里。    
  


   现在见面的话简直太尴尬了,这是最糟糕的方案没有之一!否决!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少年脸庞上的绯红一直染到了耳根。    

 



   那么,要不然等雨停了再想想其它办法?    
  



   真嗣抬头,那片乌压压的云朵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又是一声雷响,雨水如倾盆般摔在地面上。只有半面遮阳屏的电话亭里空间狭小,他有些沮丧地坐在干燥的地面上,把头埋在膝间,感觉到带着凉意的雨水打湿自己的手臂,闷闷地抱怨着,   
   



                            "我讨厌打雷......"    
  




    这时,雨声中传来了一两声不成调的曲子,好像有人在唱着什么漫步在雨里,是错觉吗....?少年有些郁闷地想,为什么自己现在就连听到雨声都能想到那个家伙啊,虽说这种有点糟糕的声音的确很像就是了....     



   然后有点糟糕的跑调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最后随着轻快的脚步声停在了真嗣面前。      

   


                              "呀,发现真嗣君~"        

 



    他听到某个家伙带着笑意的愉悦嗓音在自己头上响起,耳边的雨声骤然减小,然后那个家伙好像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了些什么,耳畔突兀地响起了钥匙间清脆的碰撞声,还有某人带着温热吐吸的话语,    

  

  

                               "真嗣君,我来接你回家啦。"    

 




    .....谁要你来接啊,讨厌的家伙....    

 


   碇真嗣手臂紧了紧,更加努力地将自己缩成一团,把头埋得更深了一些,然而耳边的绯红仍然忠诚地向来人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在雨中打着伞的那个少年笑得眉眼弯弯,活像一只大号的银色狐狸,看着自己可爱的猎物因为受惊而蓬起全身绒毛的模样,欢快地摇起了身后蓬松的大尾巴。 

 


                        "那么,走吧,真嗣君,再这样下去,天可就要黑了哦。" 

 




  他蹲下身去,将手中的伞移到面前始终没有抬头面对自己的少年头顶,即使真嗣君不抬头,他现在的表情自己也是清楚的......渚薰轻声笑起来,大概,不,一定是脸颊通红的羞窘模样,别扭又可爱,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不过话说回来,也多谢葛城小姐的粗线条才能给自己再度与真嗣君独处的机会。嘛,毕竟......自己预计真嗣君本来会因为那件事躲着自己更长时间的,因为按照他的性格啊...... 




   其实有的时候,喜欢的人太过迟钝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逃避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哟,真嗣君。 


 


   如此想着,渚薰笑得愈发愉悦,他专注地注视着仍然陷于钻牛角尖状况下的,羞涩又苦恼的黑发少年,心中 "計画通" 的提示音令自己的心情又高涨了好几个百分点。 



   事先打听到葛城小姐这几天的作息时间和工作任务果然是明确的决定,他想,在那种情况下会被拜托的人选其实并不需要特定,即使是普通的技术人员也可以做到,但是葛城小姐大概会去选择第一个看到的人吧。 



   所以自己刚好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其后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也许也有自己总能够最先找到真嗣君的原因?                  




    善于躲藏的真嗣君,和善于寻找到他的自己;渚薰在心中轻声叹息,其实他明白等待大概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便循着本心将自己的感情全盘托出。



    没有了友情作为借口,于是最后唯一的答案呼之欲出。

 


    然后不出意外地,不安的真嗣君又一次地想要藏在别人所找不到的地方去了,但是这一次,自己仍然能够找到他,第一个来到他的面前。

 





      呐,真嗣君,你是如何看待我的呢?
   

      是仅仅作为一个能够给予安全感的友人,还是于你而言独一无二的存在呢?

 




      撑伞的少年开口,像是要询问一些什么,而后却又犹豫着,有些无奈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罢了,来日方长。
   


      自己仍有足够长的时间,能够陪伴在他的身旁,就目前来看已经足够了。
   




     于是渚薰微微弯下腰,用没有执伞的右手半抱住眼前的少年,感受到怀中人的震颤,恶趣味般地凑近黑发中显现显眼绯色的耳廓,勾起的淡色唇角近乎轻吻着少年的左耳,他开口说道,

     



                                               “真嗣君,我们回家吧。”
     
   



  夏日的阵雨,骤起无兆,骤停无音;
   .....今年夏天的雨,却绵延得似乎有些漫长。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