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穿行

放弃治疗的拖延症晚期患者

奇奇怪怪冒险谭 PART1~3

一个一直都想写出来搞事情的中二西幻paro,炸毛吐槽役勇者和属性微妙的法师,以及之后魔王讨伐搞事小分队里的其他有趣的人设。

●虽说是薰嗣但感觉还是放飞自我的成分居多啊哈哈哈,ooc预警来一发

●超——短小的分part,各种既视感都不是错觉(比心)

●大概会日更吧..............? FLAG  

●祝食用愉快XD


PART1

  一个悠闲地生活在村庄中的普通人类少年,某一日突然接到了来自村长的指令;

  村长(面无表情):成为勇者吧。

  少年:?????

  于是少年被村民们热切的披上了属于勇者的铠甲,腰上也强硬的被别上了与他瘦弱身材不大相符的长剑,人群热热闹闹地将新鲜出炉的勇者送到村口,在与一脸状况外的少年勇者挥泪告别后,呼啦一下作鸟兽散。

  少年勇者:......等等!!

  突然让别人成为勇者,究竟是要去干什么啊?

  他费劲地掏出塞在鼓鼓囊囊的行囊里的,村长交给自己的信,仔细地读完后便开始认真地思考起了人生。

To真嗣:

       听说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蛮厉害的魔王,已经有许多勇士都挑战失败了的那种;
      不过我们相信你能成功讨伐他的。
 

PS:魔王一共有十一个随从,要把他们全部打倒才算成功。
PPS: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你的母亲,所以请尽量不缺胳膊少腿的早点回来。

                                                                       From:十分信任你的碇源堂

  黄昏的村口,勇者的身影被夕阳拉长,在空无一人的背景中显得格外凄凉。

  父亲啊......
 不管怎么说......
这封信也太短了点吧.......

  就这样,少年勇者背负着村庄中众人的期待,热泪盈眶地踏上了征讨魔王的坚定道路,旅途中的一切尚且是未知数,而勇敢的少年又将有何等神奇的经历呢?

  勇者真嗣:(吸溜)呜...可恶......包里真的没有放纸巾吗......





PART2

  总而言之,在这趟莫名其妙的旅程开始之后的数个小时中,勇者面临了人生中第一个巨大挑战;

  勇者:母亲大人,我途经的那条路上有变态(泪目)。

  太阳已经落山了,少年勇者沿着背囊里那张手绘的,路线歪歪扭扭的破烂地图艰难地行进到了毗邻村庄的大森林外沿,黑压压的针叶林密密麻麻地排列着,通向林中的路此时一片漆黑静谧。

  夜里的森林着实不是什么扎营的好去处,勇者打了个寒颤,决定今晚在森林外过一宿,他从包里翻出毯子把自己整个裹起来,把照明灯挂在插在地面上的长剑柄上,就着暖融融的灯光打了个哈欠,眼看就要沉入梦乡......

    欸。
   我不是拿毯子把自己裹严实了吗。
  谁把灯挂剑上的...
 这么贴心......
等等这不对啊?!

  真嗣一个猛子扎起来,惊恐地环顾四周,当他转过头看到有个人就蹲在长剑旁,笑盈盈的俯视着自己时,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

                               变态啊啊啊啊啊!!!!!!!!!

  事后,勇者曾沉痛地反思当时他反应过激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再怎样无害的笑脸在深夜的逆光中都会显得惊悚万分,也不是由于这家伙出现得太过悄无声息让人无法预料,甚至与尚为初出茅庐的自己的心脏仍有些敏感脆弱也无太多干系。

   主要原因......
  那个人......
全✰裸着的啊。

  普通情况下,

  什么都没有穿 + 半夜蹲在要睡觉的人身边微笑 = 变态

  这种理论难道不是通用的吗!!

  而且一般而言,‘什么都没有穿’的设定不就等同于hentai吗!!!

  因为受到了过度的刺激,我们的勇者断片了。    






PART3

 

  清晨,啁啾的鸟鸣声将少年勇者从梦中唤醒,他睡眼惺忪地坐直身体,仍有些朦胧的视野逐渐变得清晰,可以看见已然熄灭的照明灯被安稳地搁在长剑旁,林间晨光轻柔地将他笼罩,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而又祥和。

  果然昨天晚上只是因为精神过度紧绷而产生了奇怪的幻觉而已,这样想着,勇者舒展身体伸了一个懒腰,变态存在于冒险故事里这种事根本不符合基本法啊......

  咦?

  草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勇敢的少年眯起眼睛,谨慎地凑近,然后毫不意外地发现了几颗——

  染血的门牙。

  

  勇者:噫。

  一大早就看到这么猎奇的东西真的不能再好了。

  所以说半夜里的裸男也是真的咯,啊,冒险什么的果然太牙败了,当勇者好麻烦啊。

  早知道一开始就直接拒绝才好,现在哪来这么多麻烦事(冷漠.jpg)

  大概是还没有完全睡醒,此时的真嗣无论是表情还是脑内活动都无比的平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并且也完全不想笑,于是他四平八稳地起身收拾好毯子,按照正确步骤穿戴好护甲,背上行囊一手握地图一手把长剑从地里拔出来,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一环扣一环,动作标准流畅到简直能编成世界范围内通用的《勇者准则之起床篇》。

  

  直到他抬脚准备离开这个各种意义上都给自己留下十分糟糕回忆的地方时,突然感觉踩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勇者低头察看。

  *一大坨马赛克*

  啊不好意思毕竟这是一篇全年龄向的轻松系冒险小黄文,所以有时必要的和谐还是不能少的。

  言归正传,勇者的脚下是昨晚的那个变态。

  脸被打肿的裸男。

  ......看情况牙好像也是他的。

  少年勇者:...好吧,这下难办了......

  毕竟是好心肠的少年人,即使在对方是个变态的前提下也无法把昏迷的人丢在森林外一走了之,于是勇者苦恼地叹了口气,认命般移步挪到离那家伙五步开外的地方坐下,抱着剑抬头望天,严肃地盘算着一等这个怪家伙睁眼就立马撒腿往林子里跑。

  反正这变态肯定反应不上来。

  ......大概是这样没错?

  话说回来,今天的云朵真好看啊,蓬软得就像是棉花糖一样。

  阳光也好暖和。

  真嗣:呼啊......稍微再闭目养神一会吧。

-------------------------这里是时间飞逝的分割线--------------------------------

tbc.............


  

   

评论(5)

热度(13)